暮寒久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洛熙小说yioption.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世界破破烂烂,小猫缝缝补补。

丈夫走后的第二天,时元就把缝纫机搬到家里来了。

做了无数次医生的马甲,时元都快衍生出裁缝工的第二技能了,不过技多不压身,

的身份敏感,也不好大大咧咧的去拜托别人帮忙,所以这些事情

诺伽走后不到四十八个小时,时元就开始怀念他了。

他一边勤勤恳恳的做衣服画面具,一边祈祷联盟和帝国不要打起来,纵然诺伽本事不小,时元也担心他在战场上被Nv1。一边忙活,时元还一边抽空吃饭,只是勺子刚进嘴巴又被挪了出来,时元嫌弃的皱了皱眉,诺伽不在,什么时候饭凉了他都不知道。最近本来就爱吐,再吃冷饭他不要命啦,于是认命起身,去厨房又给自己重新热了一遍。

回到缝纫桌前,时元先把热好的饭扒完,然后对着一堆凌乱的布料微微发愣。

明明以前也都是这样的,为什么这次这么难以接受呢?

诺伽不在,就好像身边有个位置被挖空了一样,到底有什么事值得诺伽这样的隐藏大佬兢兢业业扮演一个联盟小指挥官?时元不解,端起一旁的水杯咕嘟吸了几口。水和饭明明都已经下肚了,饱腹感却并没有多少,军部医生看过也说他没毛病,时元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只得重操旧业,出去打打野看看能不能恢复过来。此时的时元还不知道,他这种到处打野的行为,在同族人眼中,和小可怜出门讨饭没什么区别。

只是时元没有这个概念,他从小就离开了母亲,父亲也对他爱答不理,时元还觉得自己自给自足是个很牛逼的独立男性,只要能让身体舒服吃什么饭不是吃。而且丈夫不在家,时元还能更加放飞自我一点。

连夜赶制好“工服”,又大笔一挥画好了面具,时元才回了卧室睡觉。

平时诺伽在的时候卧室好像很拥挤,现在他走了,这里又变得有些过于空旷。

好在他走了也没多久,时元趿拉着拖鞋,一脑袋扑到了诺伽经常睡的那边床位。

埋在丈夫的枕头里深吸了几口,时元的呼吸才平缓了下来,没过一会,他就这样自顾自的睡熟了。一一然后就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的傍晚。

再次醒来,时元有一种时空错乱感。

不用上班不用定闹钟,但他最基本的生物

应该在的啊,现在生物钟也彻底失效,时元看了眼手机,眼睛盯着日期的位置愣了愣。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他是不是真的傻了,最近一段时间能吃能睡还多愁善感,精神力还时不时的给他出个毛病。

不能再等待下去了,他需要立刻行动,出门,找他的辅助代餐!不然等诺伽回来一吃醋又什么都干不了了!为了防止吞噬普通精神力再次造成呕吐,时元决定还是去找最开始就瞄准的那个人。

他收拾好难以言说的复杂心情,开车直奔花店附近的公园。

时元曾经在这里偶遇过阿芙罗,他知道阿芙罗偶尔会来这里寻找微笑医生

临下车前,他搓了搓手臂的汗毛,对阿芙罗,他更多的是逃避而不是害怕。

主要是时元觉得自己应付不来一个真变态,他不太明白阿芙罗找他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就是想和他切磋一顿?其实切磋一顿也正好,他趁机偷吃两口就能溜了。

武装齐全的青年缓步行走在无人的公园小路上,他一会嘀嘀咕咕,一会恍然大悟。

他的头发随心情变成了悲伤的灰色,看起来很有颓废艺术家的感觉。

诺伽不清楚他的身体情况,临走时还在嘱咐他多睡觉少活动,但是时元认为,身体的所有不适都是因为长久没有吞噬精神力的原因。只要吃饱,就会变强。

他步伐散漫,这次没有站在草坪上伤春悲秋,而是坐在了阿芙罗曾经坐过的秋千架

上,看着远处的蝴蝶在黄昏下绕来绕去的飞舞。

不知道诺伽现在在干什么,是不是已经抵达战场了.......

时元刚跟着抬头看向天空,视线范围内就出现了柔软的红色发丝。

红发男人双手抓在秋千架上,轻轻的帮时元推了推,然后低头笑道。

"好久不见,我的医生。"

时元愣住,啊了一声。

阿芙罗看起来非常高兴,就连语气都是带着轻快气息的:“怎么了呢?见到我很惊讶?”

时元:“....,我只是在想,你该不会除了吃饭睡觉处理公务,其他时间都在这里守株待兔吧。阿芙罗精致的眉眼弯了弯:“你猜?”

我猜你是个大变态。

没等时元说话,阿芙罗就接着道:“我庇护你这么长时间,难道你就没有感谢我的话吗?”

原来就是你一直给我放水啊!

时元很真诚:“谢谢,你真是个好人,请问您有病吗?我可以现在免费帮你治一治。”

打败腹黑的只有天然呆,阿芙罗动作顿了顿:“你和我想象的,好像不太一样。”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垂耳兔幼崽和大佬监护人

垂耳兔幼崽和大佬监护人

未悄
【推推完结文《帝国团宠凤凰奶啾》~】(每天12:00固定一更,根据评论区的热情程度随时掉落加更。期待大家热情!热情!)赛瑟纳林联邦百年铁律:禁止偷渡、贩卖、饲养垂耳兔。三岁半的小於小小一只,是雪白雪白的奶团子。可怜巴巴的幼崽被缺钱的父母卖给黑心贩子,在黑压压的走私船舱底部醒来,害怕地捂住自己的小耳朵。 星舰被执掌边防的联邦少将岑寻枝依法审查,蜷在一堆货品中的小於战战兢兢睁开眼,惊呆了。他还从没见过
都市 连载 26万字
[综武侠]我本倾城绝代色

[综武侠]我本倾城绝代色

一笔朱红
【文案】:2024年3月22日万字入v~阿胭不是人。她是历史上所有“红颜祸水”之名的美人的概念集合体,承载爱与恨而生,也以爱和恨为食。与攻略系统1001偶然相遇,他们一拍即合。从此——第一个世界【雪谷幽兰】——南兰(陈圆圆)冲冠一怒为红颜第二个世界【倚天屠龙】——朱九真(妲己&夏姬)娇若九重天仙子,实为殷商亡国狐第三个世界【曼陀山庄】——李青萝(褒姒)周幽烽火戏诸侯,求得美人回牟笑第四个世
都市 连载 18万字
金玉难养

金玉难养

杳杳一言
【冷面糙汉x娇气包,先婚后爱,甜宠】【晚九点日更】坊间传闻恭远侯家那位金尊玉贵的小世子要替公主出嫁,远赴北境蛮荒之地。北境的二皇子无人不晓,魁梧粗莽,人称活阎罗,曾经单枪匹马杀进中原军队,凭着一身武艺,骑战马直破中原指挥使的营帐,将战局逆转为两军和谈,和谈的结果就是公主出塞。公主拼死拒绝,皇帝没办法,便求了恭远侯府家那位和公主有几分相似的小世子。这位小世子在父母兄长的宠溺中长大,长安城里人人皆知他
都市 连载 37万字
大佬他怀了野狗崽[重生]

大佬他怀了野狗崽[重生]

中意意呀
【预收《你没事装什么β》文案见下方】燕城响当当的一号人物,金玉庭的小老板郑秋白,有传言讲他艳情史颇丰,床上客入幕宾极多,男女不禁,敞怀而迎。传言有真有假,可郑秋白过的也的确是惹人眼热的香艳日子。郑秋白本以为自己终日流连花草丛,逢场作戏,一双眼早已练就火眼金睛,真情假意片刻区分。偏偏他眼瞎心盲,所托非人,看错真爱,连死都不过是渣男未来爱情的铺垫。他只是一颗,在足够风光时折损,给主角做衬托的垫脚石。郑
都市 连载 28万字
过分痴缠

过分痴缠

林希之
*先婚后爱|狗血墙纸爱|追妻火葬场*改了个文名,原名《明知故陷》,不要认错了哦~【文案一】对于执拗的人来说,往往不撞南墙不回头,对于爱情中的单恋者更是如此,像是在等待那个可以放弃的节点——那晚,衣香鬓影的宴会上,裴时礼站在她对面维护另一个女人时,沈思柠意识到,她无人知晓的十年暗恋,是时候结束了。【文案二】结婚三年,沈思柠还是没能让裴时礼爱上她,少女时期满腔的期待也被婚后生活磨砺的消失殆尽。她决定放
都市 连载 29万字
弄蔷薇

弄蔷薇

芒厘
#年龄差/上位者低头/追妻火葬场【下本《绿茶竹马上位了》《不坠月光》求收!】文案:舒清晚和容隐曾有过一段但他所能给的,和她想要的,始终背道而驰在圈里盛传他的白月光回国之际,她抬手放他归于人海,选择离开回国之后,作为国内热度正盛的非遗传承人,又被爆出那段没露脸的旗袍视频就是她,玉骨软腰,秾丽清绝,舒清晚的热度一下子爆到最高采访中,在谈起曾经的恋情时,她没有避开,只是笑道:“是他教会我收余恨,免嗔痴。
都市 连载 19万字